河南14岁男童溺水众人结人墙搜救:孩子尸体找到(3)

“贾鲁河改造工程尚未结束,因为施工战线长,也不可能每个地段都安排专人看管。”张姓负责人称,施工方昨日下午告诉她,河边早有警示标牌,并提供了照片。

但李女士对此并不认可,“那是事发后他们临时设的,只在桥头和大堤上立了两个。”

记者手记

畅游代替“野泳”

变堵为疏才是上策

关于野泳,包括家长、老师、相关部门在内,各方不是没有动之以情的规劝,也不是没有板起面孔的训斥,但溺亡事故为何仍屡屡出现?说到底,还是为了寻求纳凉避暑的一时痛快。

作为监管部门,他们要做的是让野泳不再有危险,这就需要结合实际,构建完善的“亲水体系”,为纳凉避暑的人们开辟一个去处,同时辅之以宣传,尽量让野泳的人除去“野性”,回归家园。

而作为家长,则应该改变思维,变堵为疏。试想,与其让年幼无知的孩子背着家人去野泳,不如大人陪着孩子野泳,一方面可以保障孩子的安全,另一方面也可以将野泳的危害寓教于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