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官员哭求轻判情妇:让其早日出狱照顾儿子(3)

  忏悔:权力集中不受监督是最大的腐败

案发后,刘家坤退还了所有涉案赃款、赃物,表示认罪、服法,忏悔对不起党和国家的信任、太和县人民的重托。并在《悔过书》中自我剖析,担任县委书记一段时间之后,思想道德出现滑坡、物欲膨胀,摆不正位置,狂妄不拘、独断专行,不按程序决策办事。“我的教训证明,权力集中不受监督是最大的腐败!”

“上级监督太远,同级监督太软,下级监督太难。”湖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柏顺分析,在现有的政治架构下,县委书记作为权力高度集中的一个岗位,腐败多发的原因相近,监督体系的漏洞明显。

“刘家坤案件,是一次信仰的失落、利益的诱惑、人性的弱点,在缺乏监督的权力之下的全暴露。”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院长范和生认为,必须从制度上加强对“一把手”权力运行的监督,扭转“前腐后继”的恶性循环。

专家提出,刘家坤之类贪腐也表明,当前我国以市场化为取向的改革仍不到位,政府过多地介入到土地、矿产等核心经济资源的配置,给权力寻租留下空间。

在庭审现场,刘家坤、赵晓莉承认所有指控,多次表示认罪服法。提起6岁的儿子无人照料,刘家坤几次落泪,恳请法庭对赵晓莉从轻处罚,使她能早日刑满出狱照顾儿子。